John於德國紐倫堡拍攝


星期日,一覺睡到下午2點還不願起床,我在旁邊叫喚他。

「起床了好不好?我們出去走走,去吃東西。」

N遍之後,他仍睡。

我下樓去,走到公園時,打了他手機,我想,這下,

他不得不起床了吧?

響了好幾聲,他終於接了電話,只是他告訴我的是:

「妳讓我過我自己想過的生活好不好?」

突然間,我不知該如何回應,倖倖然掛上電話後,一個人坐在公園裡,

有點茫然有點不知所措,那麼我自己的生活又是什麼呢?

一個人的時候過自己的生活,

兩個人的時候也各自過生活??

肚子餓了是唯一明確的方向,我漫步到肯德雞,



 


點了餐,端了餐盤往樓上走,

三三兩兩的人群,小孩的吵鬧聲在我耳邊沸騰著,

我沒有感覺到煩燥,反而覺得,

這種人氣很好,我安靜的吃我的炸雞看我的報紙,

四週喧嚷的小孩聲壓過了

我心裡悲傷的低鳴聲,近日來,就情緒上來說,

我並不太快樂,我需要注入

一些快樂的聲音在我的心房。 
 
一個小時後,我離開肯德基並外帶了一份餐,

在往回家路上走著時,我重新思考著過自己生活的事情,

我可以當作我是一個人生活,一個吃飽一個人

散步一個人回家去嗎??

我不會,也不行,我可以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散步,

可是我不會忘了要買一份食物給在家裡的家人,

一個人的生活裡其實包含了兩個人。

婚姻裡,有一個很難的部份就是,你不明白什麼時候該一個人,

什麼時候又該兩個人?

而女人有一種天生的使命感,

妳會自然而然的照料跟妳一起生活的人,

也許妳照顧不了他的心情,可是妳會顧及他的溫飽。

想著想著,就走到了家門口,我站在門口,

有鑰匙卻沒有開門,我按了門鈴,

開了門

「先生,請問你有沒有叫肯德基外帶全家餐?」我站在門口對他說

他對我笑而不答。

「沒有嗎?我送錯了啊??」我笑

他把東西接過手,牽著我的手進了家門。 
 
晚上,他居然帶我去逛了夜市耶,

這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因為他超討厭逛夜市.






    全站熱搜

    our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